睡前故事 | 如果西游记是一个爱情故事

猴子爱过三个姑娘。
三个姑娘,就是猴子漫长的一生。

东胜神州,傲来国,海中名山,花果山,山顶上,有一块顽石,受日精月华,受精而成仙胎,一阵风吹过来,石头崩裂,一只猴子生了出来,眼中精光炸裂,直冲斗牛,惊了正在天庭里小睡的玉皇大帝。
听完了千里眼和顺风耳的汇报,玉皇大帝打了哈欠,天地生的一只石猴子而已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

猴子早就在石头里长大了,很快就和花果山里的猴群玩耍在一起。
一日,猴群去山涧里洗澡,只觉得水流奔涌,清凉入骨,个个爽得打了冷颤。
猴子心神荡漾,不知道这是哪里的水,我带大家去耍耍。

猴子们循着水流,找到了源头,只见一派白虹起,千寻雪浪飞,竟然是一处瀑布飞泉。
猴群们嗨起来,真是好水,直通大海,哪一个有本事的,钻进去找到源头,我们就拜他为王。
猴子一听,我进去。

话音未落,就飞身穿过飞瀑,钻入洞中,忽听一声娇叱,那股飞瀑上一股水流直击而来,猴子躲不及,被打倒在地上。
飞瀑慢慢化成一姑娘,一袭水做的衣裳,明眸善睐,看起来年纪不大,双眼瞪着猴子:哪来的猴子,闯我洞府!
猴子一见乐了,这怎么是你的洞府?天生天养,谁见了就是谁的。
姑娘不乐意,别胡说,我就是这里的飞瀑,这里当然我说了算。
猴子笑了,水做的妖精,我倒第一次见。
姑娘也笑了,光着屁股的猴子,我倒见了许多。
猴子这才惊觉,自己衣不蔽体,当即不知道如何是好,到处找树叶,想要遮蔽,却没有一片合适的。
姑娘笑得前仰后合,递给猴子一件树皮衣,猴子感激地接过来,妖精可有名字?
姑娘弹了猴子的脑袋瓜,以后记着,见到女孩要叫姑娘,别妖精妖精的,讨打。

说罢,姑娘踮起脚要走,飞起一半,又转头对猴子说,记住了,本姑娘叫水花。以后,你可以在猴子面前做大王,但到了本姑娘这里,你就只能做个卒子。
水花说罢,飞身入水,只留下一团水雾。

猴子愣在当地,迟迟反应不过来。
猴群们纷纷跃入洞中,拜了猴子,称其为美猴王。
猴子们跳来跃去,好不热闹,这个刚当了大王的猴子,心里想的,却是一个水做的妖精。

白日里,猴群们前呼后拥,美猴王好不自在,水花在飞瀑里看着,哑然失笑,到底是只猴子。

到了夜里,趁着猴群睡着了,猴子到处找水花。
水花总是喜欢从身后拍猴子的脑壳,猴子转身去看,水花在夜里也亮晶晶的,好看得就像一个梦。
水花说了,我们可是说好的,白天你称王称帝,晚上就只能是我的小卒子。
猴子像是在梦里一样听话,点头答应。
水花想了半天,以后你就叫我,女王大人吧。

水花喜欢晚上的花果山,随便飞起一簇“水花”,就能带着猴子纵横水泽。
水花带着猴子直入大海,指给猴子看海上的月亮,问猴子,什么感觉?
猴子生性顽劣,在水花面前却规规矩矩,想了半天,说,像又大又圆刚熟透的桃子。
水花又忍不住笑。

要是没有水花抱着,猴子很怕水,但又忍不住天生好奇,央求水花,你带我去更远的海面上看看。
水花脸上笑容不见,一伸手,一股水雾腾起,海面上升起一面透明穹窿。
猴子吃了一惊。
水花说,看到了吗?我生长在这里,一生就只能在这里,走不远了。
猴子觉得难以置信,那要是想去更远的地方怎么办?
水花正视着猴子,你想去更远的地方吗?
猴子站起来,望向远处,平日里和孩儿们一起玩耍,晚上有你带我游水,我欢喜得很,只是……
只是什么?
只是,山高水远,天大地大,我好奇,我想去看看,学一身本事回来,也不枉生在这世界上。
水花突然不高兴了,一转身落入海中,猴子跌落下来,喝了几大口海水才浮起来,匆匆忙忙地游回去。
女子的心思真是猜不透,说变脸就变脸。

猴子终究还是决定去学艺,带足了干粮,做了筏子,原本以为水花不会来相送。
但最后时辰,水花还是来了,化作一道浪,一路将猴子送到入海口,直到被穹窿阻了,才不得不停下来。
水花第一次流眼泪,猴子忍不住接过来,尝了一口。
水花破涕为笑,什么味道的?
猴子抿着嘴,涩。
水花叹息,你这一走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归来。
猴子说,嗨,我去学本事,学成了就回来了。
水花眼神里却又一种莫可名状的悲伤,回来之后,你就不再是原来那个你了。
猴子听不懂。
水花叹息,到底是一只猴子而已,什么都不懂。

水花催促猴子快走。
猴子划着筏子远去了。
水花看着猴子远去,确保猴子听不见了,才开口说道,你记着,我每天晚上都在这里看着你,直到你回来。

猴子到了人间,见人人都穿衣服,自己把水花送的树皮衣收好,也捉了个凡人,剥了衣服,穿在身上。
在俗世时间长了,不觉有些烦躁,世人争名逐利,以貌取人,争名夺利几时休,早起迟眠不自由,没意思,没意思。

去了南瞻部洲,游历西洋大海,一晃八九年,心想海外必有神仙,一路寻访,听到有个樵夫唱着神仙的歌谣,唱什么“相逢处,非仙即道”。
猴子心想,这下可找到了。
樵夫听说了来由,告诉猴子,灵台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,那里有一个神仙。
猴子一溜烟跑远了,原来神仙在这里。
樵夫看着猴子走远,招呼一只青鸟落在他肩膀上,对青鸟说,去通报一声,祖师等的人来了。
青鸟扑棱着翅膀,远去。

猴子寻到山林,见烟霞散彩,日月摇光,老柏树少说也有千万棵。
终于寻到了斜月三星洞,只见洞门紧闭,猴子感叹,又是一个洞。

看了许久,不敢叩门,直到洞门打开,一个童子出来招呼,领着猴子进去。
洞可够深的。
远远地看着瑶台之上,有人在讲课,仔细一看,竟然是个女儿身,一袭布衣,却难掩神采。
猴子不敢相信,问童子,那个姑娘就是你们祖师?
童子不乐意了,怎么能叫姑娘,那是我们菩提祖师。
猴子感叹,看来哪哪都竞争激烈,姑娘不是当妖精,就是当神仙了。

跪了菩提,猴子看她,觉得像个姐姐,师父二字迟迟叫不出口。
菩提就问,为什么不叫师父?
猴子抓耳挠腮,若你是个男儿身,我叫师父自然使得。可偏偏你是个好看的小姑娘,我叫不出口。
菩提莞尔,我不生不灭,已历千秋万世,比你大了不知多年少年岁,你哪来的胆子叫我小姑娘?
猴子双手乱摇,那叫小姑娘确实不好,不如就叫你姐姐吧。你是神仙,见惯了风浪,只是个称谓而已,想来你已经得了大道,叫什么你都不会介怀。
菩提笑了,猴子倒是会说话。
猴子悄然作色,我叫你姐姐,可你还叫我猴子。你是神仙大道,可以不计较称谓。但我虽然是猴子,可也不想老被人叫做猴子。
菩提今天第三次笑了,童子都有些震惊,平日里,菩提脸上从来没有笑容。
菩提说,既然如此,我就给你一个名字,你是猢狲,就取一个“孙”字,鸿蒙初辟本无姓,打破顽空须悟空,就叫你悟空吧。
猴子兴奋地跳将起来,再拜,谢谢姐姐今日给了我名字。

时光飞逝,菩提讲经,徒儿们沉默听讲,认真做笔记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
悟空却突然手舞足蹈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菩提一脸严厉,你跳什么,笑什么?
悟空脸上还带着笑,手脚不停,姐姐长得好看,讲得又妙,我喜不自胜。
菩提忍住笑,那你倒说说,我哪里讲得妙?
悟空说,我吃了七次桃子,姐姐讲的我都能背,但没学到真本事,我不高兴。
菩提问,那你说说,你想学什么?
悟空问,姐姐能教我什么?

菩提道,儒释道,阴阳家,墨家,医家,看经念佛,占卜算卦,你想学哪一样?
悟空问,哪一样可以长生?
菩提沉默一晌,你为何要得长生?
悟空脱口而出,世间太好,我舍不得死。
菩提摇头,到底只是一只石猴子,哪知道长生之苦。
突然跃下高台,手持戒尺,在猴子头顶打了三下,转身离去。
悟空看着菩提的背影,心念一动,姑娘家到底是姑娘家,脸上再怎么生气,背影也全是藏不住的温柔。

三更到了,悟空在菩提榻前跪下,一脸虔诚,还请姐姐传我长生之道,我永不忘恩。
菩提没有起来,只是道,你今有缘,我也欢喜,你来。
悟空掀开帘子,一跃而上。

悟空一脚踏入了仙境,腾云驾雾。
恍惚中,筋斗翻起来,十万八千里。变龙化凤,呼风唤雨,变化七十二般,瞬间学会了。
悟空张牙舞爪,好不欢喜。
菩提笑着看他,眼角却有一滴眼泪流下。

天光了,菩提告知悟空,你该走了。
悟空不解,我去哪里?
菩提道,你从哪里来,就回哪里去。你我师徒缘分到此,自此之后,你做什么我不管,但不许提我是你师父,你若说出半个字来,我自会知道,无论你在哪里,我都会将你这只猴子剥皮挫骨,贬你神魂在九幽之外,教你万世不得翻身。
菩提说得咬牙切齿,身子微微发抖。
悟空被吓到了,姐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我听你的便是了。
菩提一摆手,你去吧。

悟空依依不舍,腾了云,在云上俯看菩提,道了一声,姐姐,那我去了。
菩提转过身,背对着悟空,不再言语。
悟空含泪腾云而去。
菩提转过身,对着已在十万八千里外的悟空,悠悠地说了一句,让你得了长生,我不知道是帮了你,还是害了你。

离家二十载,悟空几个腾挪,到了花果山入海口,水花在等,见到悟空,弹了悟空的脑壳,你这猴子还知道回来?
悟空笑得憨,我有名字了,我叫孙悟空。
水花嗤之以鼻,什么孙悟空,在我这,就是只臭猴子。

悟空学了本事,去东海弄了一根如意金箍棒,换了一身行头,统一了七十二洞,勾了生死簿,自封齐天大圣,一时间没人敢惹。
水花却不管那一套,照样弹悟空的脑壳。
悟空抗议,我是齐天大圣啊。你能不能别老弹我。
水花弹得兴起,我管你什么齐天大圣,在我这,你永远是只臭猴子。
悟空只好认栽,随即又兴奋地给水花表演自己的本事。

水花看着看着,眉眼间就有了怒气。
悟空不明白。
水花问,我看你七十二变的身段,怎么就像个女人呢?你师父是人是鬼,是男是女?
悟空一惊,结结巴巴,我不能说。
水花猛地站起来,你说不说我也知道她是个女的!以后不准在我面前浪什么七十二变!
说罢,飞身而出,留下的水雾在日光下绘出一道彩虹。

悟空还是惊动了天庭。
天庭首先是想招安这个三百年前的天产石猴,但弄巧成拙,给悟空弄了养马的职位,悟空能干吗?
老孙可是齐天大圣!让我去养马?秀逗了吧。不干了不干了,回去陪水花去。
随即掏出金箍棒,一路打到南天门,回到了花果山和水花过家家。

玉皇大帝不干了。
反了天了,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,李靖,带你儿子去弄他!

天兵天将,被齐天大圣打得落花流水。
悟空教训哪吒,还弄个三头六臂这么浮夸。当初你好歹也是闹海的三太子藕霸,颇有点反抗精神,怎么你爹封了神,你也被招安了呢?你这个怂咖。回去告诉玉帝老儿,让他省省力气,要是再惹我,我打上凌霄宝殿,让玉帝老儿叫我爹。
哪吒落荒而逃。

回去一字不差地转告了玉皇大帝悟空的慷慨陈词,玉皇大帝气得眉毛都不平行了,我亲自带人去弄他!
这时候太白金星说话了,一只猴子而已,您别动气。依我看,不如避开猴子的锋芒,他想当齐天大圣就当好了,反正就是个称呼,又没什么实权。
玉皇大帝一听有道理,这件事就交给太白去办吧。

太白金星下界,连哄带骗,把悟空又骗上天庭,给了一个齐天大圣的委任状,让他去看果园。
悟空心说,又他妈坑我呢。我吃你桃子,调戏你仙女,折腾你蟠桃盛宴,嗑你太上老君常嗑的药,一脚踢翻你那个取暖器,啊不,炼丹炉。

悟空在大闹天宫的时候,水花就在家呆着,替悟空管着猴子猴孙。

猴子终于失控了。
玉皇大帝如临大敌,眼看着就要打上门来了。
这时候,太白金星又说话了,一只猴子而已啊,不能强攻,只能智取。
玉皇大帝不耐烦了,你倒是智取一个给我看看。
太白金星说,我调查清楚了,猴子有个女朋友,是个妖精。

悟空没想到天庭也搞着一套卑鄙的手段。
太白金星擒住了水花,在她周身点了三昧真火。
水花看着悟空,一脸平静。
太上老君摆弄着自己的法宝金刚琢,正告悟空,大圣,得罪了,但你要是不收了神通,束手就擒,老朽只好烧干你女朋友。

悟空看着水花,把金箍棒一丢,好好好,你们厉害,我认栽了,来来来,冲我来,别碰我女人,你看,她白裙子都被你们这帮大老粗弄脏了。
水花忍不住笑出声来,在火光中,笑容尤其好看,直到金刚琢飞出去,把悟空打翻在地,悟空一口血喷出来,抬头看水花的时候,还做了个鬼脸。

水花大喊一声,够了。
众神和悟空都看着她。
水花说,你们男人之间的事儿,原本我不想管。你们打不过我男人,就够丢人了,还用我来威胁他,你们脸皮也太厚了。
说罢,看着悟空,猴子,你听着,这天地之间,只有我能打你,除了我,谁也不能碰你一根指头。
水花说完,化作一团巨浪,扑向烈火,只一瞬间,化成水雾,七魂六魄俱消散,水雾在九天之上留下了一道彩虹。
悟空看着那道彩虹,喃喃的,女人就是女人,死都死这么漂亮。
随即,悟空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吼,天地为之变色。

金刚琢,电闪雷鸣,三昧真火,哪一样都伤不了悟空的身体,但悟空的心却已经粉粹成再也聚拢不起来的星尘。
那就不客气了,漫天诸神,你们都有罪,你们都该死,打,杀。

九天之下,灵台方寸山,菩提抬头看着天空中漫天的火光,心里轻叹一声,这猴子到底还是惹出了祸事。向来优雅的她,第一次踩断了木屐。

整个天庭都快被猴子拆了。
悟空发了疯,杀红了眼,漫天诸神没有一个敢上前了,太白金星躲在了桌子底下,太上老君藏进装丹药的罐子里。
玉皇大帝无奈,只好低头,请来了自己的宿敌如来佛祖。

如来佛祖出于职业习惯,一上来当然是先点化他,发生的都发生了,应当放下。
悟空手持铁棒,看都不看如来,佛祖,我就问一句,天道,佛道,与我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,却为何杀我所爱?
如来竟无言以对,想了想,道,其实你是杀了她啊。
悟空一怔,苦笑,你说得对,是我杀了她,是我杀了她,是我杀了她。
以后再没有人在我脑壳上弹来弹去了。

如来一看有机会,大手一挥,五指山压下来。

三五百年,也不过弹指一挥,躲起来,受受这相思之苦。
每天桃子滚到嘴边,吃起来虽然没什么味道,但好歹能填饱肚子。
去看月亮,像个又大又圆熟透了的桃子。

五百年后。
一个和尚骑马而来,破了山上的封印,对悟空说,猴子,我给你一份工作吧,我要去西天取经,你当我的保镖。
反正天大地大,也无处可去,去西天看看也好。

西行路上,趁着唐僧午休,悟空一个筋斗去了灵台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。
菩提却不在了,人去楼空。
只剩那张榻还在。
悟空躺在上面,希望从空气中寻找到一丝菩提的味道,但没寻到。

男人长大了,想找个肩膀哭,越来越难了。

一路西行。
终于到了白骨精的地界儿。
白骨精觉得死得太无聊了,终于有事儿干了。

白骨精化了妆,去迷惑师徒四人。
自从水花消失之后,悟空对一切情啊爱啊再无兴致,眼见妖精要害人,反手一棒子打死了事。

唐僧却大惊小怪,你这泼猴,打死个少女跟玩儿似的,我岂能容你。
当即念起紧箍咒来,八戒和沙僧就围观着悟空滚落在地上,任由唐僧虐待动物。

而早已抛弃肉身,躲在云朵里的白骨精闲着无聊,就破译了紧箍咒的内容。

谁能想到呢?
紧箍咒竟然是个爱情故事,一只猴子,还一只飞瀑化成的妖精的故事。
听得白骨精心惊胆颤。
如来多聪明啊,这世上唯一能折磨悟空的,当然就是因他而死的水花了。
她因我而死,我生生世世受着回忆折磨也是应该,念,大声念,反复念。
滚落在地上的悟空,兀自嘴硬。

白骨精看着悟空,流下了眼泪,想起当初。
没死之前,我也是个姑娘。满怀春心地嫁了人,没想到,丈夫婚后出轨,被我戳破,他竟帮助情妇将我扼死,丢弃于深山老林,任由我化作一团枯骨。
我本以为,世上根本没有痴情这回事。
谁能想到呢?
最痴情的竟然是一只猴子。

白骨精私下约见了悟空。
悟空烦躁得很,头顶上还冒着烟。
紧箍咒的力量非同小可。
谁都有一个叫回忆的紧箍咒啊。
悟空没心思听白骨精的往事,只说,你不吃和尚,我就不杀你。
白骨精说,你当我吃唐僧真是为了长生不老啊,长生不老有什么好?多孤单啊。我纯属为了解闷儿。做个游戏罢了,你哪知道活久了有多难过。
悟空一棒子打碎了面前的一座山,我他妈太知道了。

一只猴子,一只妖精,聊了一整夜。
悟空五百多年都没说过这么多话。

第二天,白骨精又幻化成老妪,去找女儿,悟空知道这是她的游戏,又一棒子打死。
唐僧果然念起紧箍咒来。

事后,白骨精告诉悟空,我就是想再听一遍你的故事而已。
悟空哭笑不得。

第三天,白骨精化成了老头,找老婆,找女儿,悟空还没动手,老头一头撞在了金箍棒上,呜呼哀哉了。
唐僧气坏了,你这猴子,杀人杀上瘾了,你被解雇了。

悟空也不耐烦了,肉眼凡胎,啥都不懂,不伺候你了,一个筋斗云要飞,就听见身后有风声,回头一看,白骨精迎风飞来。
白骨精说,我故意死的,这样你就不用伺候和尚了啊。取什么西经,你要成佛,我就是你的入处啊。
悟空笑了,我才不要成佛,我就做个身处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的猴子,挺好。
白骨精抱着悟空,猴子,我陪你啊。

一只猴子,一只妖精,开始周游世界,想去哪就去哪,筋斗云成了秀恩爱的工具,金箍棒用来烤鸡翅膀。
生活这才像点样子。
悟空觉得直到现在,自己才又活过来了。

漫天神佛都嗤之以鼻,好歹也是做过齐天大圣的人,不去取西经修成正果,却和一个妖精好了,丢人现眼。
白骨精问悟空,你觉得丢人吗?
悟空说,去他妈的,他们知道个屁。老子就是要和你好,谁敢管我,我打谁屁股。
白骨精倒在悟空怀里,大概这就叫醉生梦死了,跟你在一起,比长生不老开心多了。

这场姻缘却彻底得罪了佛祖。
我让唐僧去取西经,九九八十一难我都设计好了,猴子你现在去谈恋爱,说不去就不去了,岂有此理。我下这一盘大旗,岂能让小小白骨精给毁了。
一只泼猴而已,懂什么情爱,你不是喜欢白骨精吗,我让她永远都是一堆白骨,再也长不出肉身。

悟空抱着这堆白骨,遭受神佛冷眼,你放心,你变成什么样了,我都能接受。我已经过了那个看脸的年纪了。
白骨精看着自己的森森白骨,连眼泪都没有,只能发抖。

直到,连心智也被迷失,永受不死之苦。
白骨精央求悟空带她回到两个人相遇的地方。
悟空抱着她。
猴子,我死得够久了,我想求个解脱。
悟空忍不住眼泪,泪侵入白骨,如血入身。
猴子,我想死在你金箍棒下,你给我个痛快吧,跟你好过,我不要六道轮回了,我知足了。

金箍棒落下,白骨精灰飞烟灭。
悟空纵声长啸。

如来拈花微笑,没了红尘折磨,猴子也能成佛。
悟空如同一具行尸走肉,安心做了唐僧的保镖,经历了象征性的九九八十一难,到了西天,取了真经。

如来给了悟空一个头衔,斗战胜佛。
要给悟空取紧箍的时候,悟空拦住了,留给我吧,做个纪念。

再一次回到灵台方寸山,跪在山顶上,等永远也等不来的菩提。
一身本事是你给我的,情和劫是我自己经历的,我现在明白你说的了,长生苦。
没什么都能给你,流一滴眼泪作纪念吧,谢谢你,给我名字的人。

猴子的眼泪,浮在空中,似乎包揽了星尘。
悟空一纵身,飞走了。

菩提从松柏间走出来,那滴眼泪似乎认得她,飞向她的掌心,菩提接住,握紧了掌心,双目已无眼泪。

悟空回到花果山,辞别了众猴孙,纵身飞上山顶,枯坐百年,化作了一块顽石。

菩提修炼千秋万世,终于在悟空化归顽石的那天,练成了杀死自己的本事,无形剑气穿心而过。
猴子,还有来世。

转自:http://wufazhuce.com/article/1362

1.本文由杨琼博客整理发布,部分文章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权益,请联络博主,资源失效和内容勘误欢迎留言.

2.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:http://www.iyangqiong.com/diary/327.html

3.订阅更新:您可以通过 RSS订阅本站

【推荐!必备网址导航】http://longmiao.wang/

分享到:
顶部 评论 底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