兔子阿慢—睡前故事

兔子阿慢—睡前故事

阿慢一开始不叫阿慢,因为所有的兔子,一开始都是没有名字的。

他们称呼彼此为毛球,春天的时候,大家一起去野外玩,兔子们把毛茸茸的脑袋从地洞里钻出来,然后就能看到很多白色的毛球在草地上滚动。

这时就会有只兔子在后面喊:“等等我。”

大家就等他,看着他把脚从枝杈纵横的草地里拔出来,然后再慢慢走,因为他经常伤着脚。

在森林里的草地上,有很多树枝,其他的兔子都是踩着树枝交叉的地方前进,但是这种行走方式,他一直不得要领。

后来,有些兔子就不等他了,其中有只最大的兔子告诉他,如果他走的太慢的话,碰到危险就逃不掉了。

为了能跟上队伍,他在别人休息的时候,也在练习跑步,所以其他兔子闲暇的时候,常常能看到他还在草地上跑来跑去。

但是他真的太笨了,跑不了几步,他的脚就会卡在树枝里。

兔子们不仅一次看到他使劲拔自己的前腿,有时他会歪倒在草地上,疯狂地抽动,满头大汗——受伤的腿直直地伸在那里,然后他要一瘸一拐地走好久才能恢复正常。

那个春天,所有的兔子都能看到他在草地上练习跑步。

后来,终于在草长莺飞的季节快要结束的时候,有人听到他欢呼雀跃的叫声。

那天早晨,有只尾巴是淡黄色的兔子在家睡觉,结果被阿慢叫醒了,这只兔子的名字叫阿黄。

原来阿慢已经能每一脚都踩在树枝交叉的地方,快速奔跑了。

听见他欢快的叫声,很多兔子都从洞里伸出头来。

因为他终于可以奔跑了,于是便多了很多成年兔子才有的乐趣。

比如捉迷藏,或者跳兔子。

但他们最喜欢的一种游戏,是把石头顶到草丛里,听清脆的碰撞声。

每次阿慢发出清脆的声音,它就会兴奋地问其他的兔子。

“我厉不厉害!”

别的兔子就会很不服气地顶石头,直到也听见声音。

但是阿慢成年后暴露出新的弊端,那才是他被称作阿慢的真正原因——他吃饭太慢了。

别的兔子能把一小片草皮吃撑光秃秃的小土坡,他却只能吃掉几丛草。

成年的兔子未必有那么好的耐心,最大的兔子名字叫阿大。

这天中午,几只兔子吃完以后,阿大和他们对了一下眼神,就准备离开——这时阿慢在后面喊。

“你们去哪里。”

阿大说:“我们去谈点事情。”

阿慢心想,也许是自己不懂的事情,所以就不要参与了。

没想到接下来的几天都是这样,于是在这天早晨,阿慢一大早就敲开了阿黄的门。

“阿黄,你们今天中午也要谈事情吗?”

“不用呀。”阿黄说。

结果到了中午的时候,阿大又要带人离开,阿黄很难堪地看了阿慢一眼,准备跟阿大离开。

阿慢就拦住阿黄,他不明白为什么阿黄说不用离开,但是到了中午又不一样了。

“阿黄说你们今天不用说事情,你们是一起去玩游戏吗,我想和你们一起玩游戏。”

“我们不是去玩游戏的,”阿大说看了一眼阿黄,“这个事情阿黄也不知道。”

阿黄愣住了。

阿大说:“我们有点事情要谈,阿黄你陪阿慢玩吧。”

然后就把他们两个丢在一边。

阿黄很生气,因为他本来是能和阿大一起去玩游戏的。

于是他告诉阿慢,都是因为他吃的慢,所以阿大才不带他玩。

“不是呀,我其实……”

但是阿黄并不听他解释,阿黄的心情很郁闷。

第二天,阿大准备离开的时候,阿慢说他已经吃完了。

“我知道你们是去玩游戏,我也想和你们一起去玩,你看,我已经吃完了,我们一起玩吧。”

阿大感到很头疼,他不想带阿慢一起玩,因为阿慢总出问题。

就在这时,阿黄突然歪倒在地,不停地呻吟,说自己肚子疼。

阿大对阿慢说,“你能照顾好阿黄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阿大吩咐阿慢照顾好阿黄,自己却带着几只兔子离开了。

于是阿慢开始检查阿黄身体,一边按摩他的肚子,一边问问他的情况,他告诉阿黄,肚子疼是因为消化不良,吃草吃得太快就会这样。

阿黄很不高兴,他认为消化不良是偶然事件。

阿慢在草地上忙碌着,告诉阿黄,这几种草药吃掉就会好很多——阿黄虽然一直冷冰冰的,但他觉得阿慢好神奇。

后来的阿大还是不带阿慢玩,但是阿黄却一直和阿大在一起做游戏,据说阿黄也为阿慢求过情,但是无济于事。

后来,阿黄再一次倒在草皮上。

阿慢告诉他,你不可以再吃那么急了。

阿黄几乎是吼出声来。

“都是因为你做什么事都那么慢,所以大家才不带你玩。”

“不是的,”阿慢很委屈,“是因为他们谈的事情我不懂,他们才不带我的。”

阿黄很郁闷,其实他的吃草速度也很慢。

但是他不想被其他的兔子排外,所以才强迫自己吃的很快。

留在草皮上的兔子只有一个,不是他就是阿慢——第一次消化不良,就是因为阿慢吃的快,所以他才很急。

他这样对阿慢吼道:“你为什么要那么努力,如果你吃慢点,大家就都不用急了。”

阿慢感到很困惑,他说不是啊,我也想和你们玩……他话还没有说完,一只大猫站在他们身边。

那是一直幼虎——鼻孔里还喘着粗气,看到他们,发出轻微的吼声。

阿慢大声叫阿黄快跑。

但阿黄消化不良,腹痛难忍,跑了几步就倒在地上——于是幼虎轻跑两步,又挡在阿黄面前。

幼虎张开嘴,露出锋利的牙齿,靠近阿黄。

就在这时,阿慢一下挡在晾个人中间。

幼虎一下就呆住了。

“你要吃就吃我吧。”

“我只想早一点死掉。”

“我一点用都没有。”

阿慢快哭出来了。

“就是因为我吃草吃的慢,大家才不带我玩,也许没有我,大家会更开心。”

幼虎一边低吼,一边缓缓后退。

阿慢的眼泪在双颊流程两道小溪。

这时远方跑来很多兔子,他们在离幼虎有段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幼虎发出紧张的低吼,掉头离去。

阿慢瘫倒在地。

经历那次事件以后,阿黄就再也没有跟阿慢说过一句话——虽然阿慢是他的救命恩人,但是阿黄似乎变得很冷漠。

为了跟上其他的兔子,阿黄提前很多时间吃饭。

所以阿慢再也没有机会和其他兔子一起玩。

所以他每天都只好一个人在草皮上晒太阳。

那是一个平常的下午。

吃草比较慢的阿慢在大家离开后仍然在慢悠悠地吃草。

这时,他的背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。

他紧张地回过头去,等了一会儿,一只花色的脑袋冒了出来。

是上次那只幼虎。

阿慢嘴里的草掉落在地上,他惊恐的后退。

幼虎面目阴沉,看着他,一步一步向他逼近。

阿慢被逼到墙角,身体蜷缩起来。

幼虎靠近他,仔细地闻了闻——他的嘴角咧起,露出锋利的牙齿。

然后有些疑惑地缩回头去。

他问:“为什么你吃过的草和别人吃过的不一样?”

幼虎回过头去,看着草地。

“别人吃过的草都是光秃秃的,但你吃过的只是每丛少了几片叶子。”

阿慢颤抖着说。

“因。。因为草也会疼的啊,把草活活咬死,草会很难受的啊,所。。所以只能把枯黄的吃掉,绿色的叶片还可以生长……”

幼虎若有所思,然后问他:"你很怕死哦?"

“我怕啊。”

阿慢身体抽搐着,站不起来。

“那你为什么不逃跑,不是兔子害怕就应该逃跑的吗?”

“但是阿黄是我的朋友。”

“但是。。”幼虎眼珠一转,“我妈妈也保护过我,但是他说咬死别人的老虎才是真正勇敢的老虎。”

“才不是呢。”阿慢撇起了嘴:“勇敢的人应该保护别人。”

幼虎对阿慢产生了很强的兴趣,他的眼睛在发光。

“朋友是我们的眼睛,如果朋友死掉了,我们就没有眼睛了,所以我们要保护我们的朋友,只有保护朋友的人,才是勇敢的人。”

阿慢一边说着,一边从墙角逃离,幼虎就在后面缓缓地跟着他——不知道为什么,阿慢的直觉告诉他,幼虎没有敌意。

阿慢说,这种草地上的草叫做车前草,是可以当做草药的,不可以吃,不然生病的时候就没有草药了;那种有长长的球球的草叫做狗尾巴草,也不可以随便吃。

你懂的好多,幼虎在他身后说,我们可以做朋友吗?

“啊?”阿慢呆住了。

“我叫阿斑。”

阿斑告诉阿慢,自己的牙齿不太好,阿慢说也许只是有点脏,要经常洗一洗——他找了一些叶片粗糙的小草帮阿斑擦了擦。

阿慢觉得,老虎也没有那么可怕嘛。

后来,阿斑经常在下午来找他。

那时阿慢也吃完了午饭。

他们在一起玩顶石头的游戏,阿慢总是输给阿斑。

虽然这让他很不服气,但是,经历失去的人才懂得珍惜,他已经把阿斑当朋友了——他们经常一起开心地玩到落日西下,然后才依依不舍的告别。

可惜,有一天,阿大和阿黄就趴在旁边——他们告别的时候,阿大刚好看到。

原来,是阿黄泄露了阿慢的秘密。

阿大跟阿黄说,我们要想个办法杀死这只幼虎,因为在这个森林里,只有这只幼虎是雄性的,只要杀死他,我们的生活环境会宽松很多。

于是第二天,兔子们吃饭的速度放的很慢。

他们在等阿慢。

阿慢吃完以后,他们邀请阿慢做游戏。

阿慢有些害羞:“我还没有吃饱。”

“那你快吃,我们等你。”

阿慢好久没有经历这样的友情了,这让他非常感动,于是他也不好意思继续吃了。

他跟着兔子们一直走,原来,兔子们嬉戏的地方,有一座小山。

他们走到小山下面,这时阿大说,阿慢你别动。

然后他们很多兔子拿来藤蔓,把阿慢捆在草丛里。

“你们在干什么,这些藤蔓弄得我好痒。”阿慢一边开心地笑,一边告饶,“能不能把我解开。”

“还不可以哦,我们一会儿来找你。”阿大做了一个调皮的鬼脸。

兔子们迅速跑上山,从山上这个位置,可以看到山下的阿慢,他正在藤蔓里挣扎。

阿大说,“我们去找很多石头过来,老虎一定会找阿慢,等他过来,我们就用石头砸死他。”

阿黄顿时惊了。

“那阿慢怎么办。”

阿大狠狠道。

“管不了他了。”

兔子们的动作很迅速,他们四处找石头,然后把石头一个一个堆在草丛里。

石头撞击在一起,发出低沉的声音,阿黄注意到,这些石头非常粗糙,和他们在草皮上玩过的不一样。

兔子们依旧如同玩游戏一般,将石头用力顶进草丛,粗糙的石头相互摩擦,周围又是干枯的草,几次之后就有了火星。

阿大吓了一跳:“快,把火踩灭。”

这时阿黄拦在他们面前。

“你疯了吗,”阿大睁大眼睛道,“快让开,你也会被烧死的。”

没想到阿黄拿后腿踢了几下,顿时火苗烧得到处都是了。

兔子们开始大呼小叫,乱成一团。

阿黄跳出了火圈,他回头看去,火圈已经把兔子们包围了。

他跑下山去,准备救阿慢。

他一点一点咬开阿慢身上的藤蔓。

阿慢看到山顶飘起了黑烟,问阿黄怎么了。

阿黄只是摇头。

“我要去看一看。”

“不要去。”

但是阿慢的眼神非常坚定。

“但是他们平时带你玩,他们一定是你的朋友。”

阿黄困惑地看着阿慢。

“阿黄,你不知道朋友是什么,但是我知道呀,我刚刚在下面,一直都在想我很重要的朋友呢,”阿慢的神色很焦急,“我以前不知道什么是朋友,现在我知道了,朋友就是他不在身边的时候,你就会想他,我现在就很难受,我不能让你和我一样难受,你快逃走吧,我一定会救你朋友出来的。”

他一边说着,一边跑开。

“阿慢!”阿黄大惊失色。

“你快走吧,我一定救他们出来。”

他顺着山道向上冲去。

(尾声)

阿斑回到家里,他的妈妈挡在他的面前。

“你今天抓到兔子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你总是这样,”老虎妈妈说,“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可以长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们今天就离开森林,你也要准备一下。”

“今天?”阿斑急了,“但是今天……”

“怎么,你有什么事吗?”老虎妈妈的神色不怒自威,“你连抓只猎物都学不会……”

“但是。”

“你还想顶嘴是吗,”老虎妈妈瞪着他的眼睛,“你也该去学学求生技能,为什么,你到今天为止,都没有抓到过一只猎物,你是唯一的一直雄虎,你不能因为我们对你的溺爱你就不去成长……”

“根本不是的。”小老虎的眼睛一片清亮,说完这句,他痛苦地扭过头去。

这时,他发现,远方的小山上腾起一阵黑烟。

“那是……”

“是失火了吧。”老虎妈妈说。

小老虎往黑烟的方向走了几步。

“阿斑。”老虎妈妈唤他。

但是阿斑没有理她,他甚至动都没动。

“阿……”

“妈妈,”阿斑打断道,“我想清楚了。”

“啊?”

阿斑向前跑了几步,他回过头来,老虎妈妈注意到,阿斑从未流露出如此坚毅的眼神。

“我想清楚了,我一直都不敢杀掉小动物,不是因为我不勇敢,而是因为伤害别人不是真正的勇敢,伤害别人让我感到紧张,我觉得于心不忍,而保护不会,”他的眼前浮现出阿慢,“保护别人让我觉得温暖,让我充满了力量。阿慢说过,没有朋友,就好像没有了眼睛。”

“阿慢是谁。”

阿斑转过身去,“我要去救我的朋友了,我不想没有眼睛。”

“你。”

他疯狂地跑向了兔子们居住的地方,他早就认出,起火的地方离阿慢很近——山林间响起了一声轻啸,一只幼虎矫健的身影跨过丛林。

他在山脚下看到了阿黄,阿黄瑟瑟发抖,看见阿斑,掉脸就跑,阿斑几乎是一个虎扑,就将阿黄一爪扑翻在地。

“阿慢呢!”

“在。。在山上。”

他抬头看了一眼,冲了过去。

沿路有一条灰色的土埂,那完全是阿慢用牙齿啃出来的——为了阻止火势,必须啃出一个安全区。

他顺着土埂疾奔,快要靠近火圈的时候,他看到很多白兔跑了出来。

他立在他们面前,如同真正的百兽之王一般威风凛凛——他发出了一声轻啸,声音雄壮,掠过草地。

兔子们裹在一起,吓得动弹不得。

他从兔子们头顶跨过,看到最里面,有一只兔子,浑身焦黑地躺在地上。

这时,那些逃出来的兔子中,有一只体型最大的兔子说。

“我们也没有想到,他啃草的速度有那么快。”

阿斑冷冷地看着他,阿斑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在充血。

“真的,他平时啃草很慢的。”

说完这话,阿大紧张的看着阿斑的脸色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这只面前的幼虎,已经有了兽王之威,却突然熄灭了自己的气焰。

他就像是变成一只乖巧的小猫,然后一步一步走到那个焦黑的身体面前。

他看着阿慢。

为了啃掉烧着的草,阿慢全身都被烧的焦黑,脸上的肉也被烧掉了,眼球凸在外面。

阿慢他的眼睛都烤花了,红红的眼睛上覆着一层白翳,阿斑觉得阿慢再也看不见自己了。

这时阿慢轻轻地抬起了自己的前爪,拍了拍阿斑的爪子。

仿佛松了最后一口气一般,身体缓缓地松弛了。

兔子阿慢mp3:
http://5sing.kugou.com/fc/12954125.html

作者:冷面笑匠
http://zhuanlan.zhihu.com/lengmian/19668752

1.本文由杨琼博客整理发布,部分文章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权益,请联络博主,资源失效和内容勘误欢迎留言.

2.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:http://www.iyangqiong.com/diary/165.html

3.订阅更新:您可以通过 RSS订阅本站

【推荐!必备网址导航】http://longmiao.wang/

分享到:
顶部 评论 底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