灯火阑珊,何必急于看到那个人

灯火阑珊,何必急于看到那个人
《天使的指纹》

灯火阑珊,何必急于看到那个人

面对

我见过一个乞丐,他就站在天桥底下,笑容满面的对着过往的行人,年岁老迈,佝偻着背。我从来都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乞丐的,因为人间固有的那么点同情心的美好,都坠入一些人的无妄蔑视中。可那个老人很不一样,他的手很干净,指甲修剪利落,掌心俱是老茧。城里的人都知道他,不是个骗子,有一段横祸加于他的人生,儿子早夭,妻子病故。如果有人这时候说苦难是笔财富,我相信很多人会说,狗屁。

这个事儿跟我所想,并无关联,只是无端让我想起老罗的一句话,我出身不高,家教也不好,但我一直尝试做个体面的人。有些东西无须多说,毕竟人和人的区别比人和猪的区别都大。

事事都有因果,当万千因果交织在一起,能看清的便是智者。世俗和世外能相通的,便是圣人。

我们应该怎样去看待一些我们深陷其中的事情。跳脱这种举动,说的简单,做的也简单。但,对很难。

作为浮生的一份子,俗人的生存之道便是目的性强,以至于眼里只剩自己所见。

告别

该怎样和你不想失去的人说再见,蓝莓之夜中最为摧枯拉朽的一句台词。

它在告诉你,那是你最不想失去的人,却又偏偏不得不对她说再见。这种已不是抉择,而是痛苦。

该怎样和你不想失去的人说再见,死猴子变了夕阳武士,落了一句好像一条狗,换了一个堪比紧箍咒加身的吻。

该怎样和你不想失去的人说再见,曹蒹葭写了一封信,薛之荔写了一封信,林宛瑜写了一封信,很狗血啊。即使信这种的东西,是心的第四音。

有时候,放开抵御,情绪弥漫在空气中的每颗原子。都想说,我不想和你说再见啊,因为你一度是我的全部,所有。

我们都有不想失去的人,我也同样什么都没说。她走的时候,我坐在阳光下发了整整一个下午的呆。抽空了所有的力气,四目望去,周身虚无。

等待

等待是个桀骜的词,它将世间抛诸脑后,目光所及,只有你。

等待的孤独与饱满,都取决于分界线上的你。我见过两种等待,遥遥无期的蹲坐于雪地,和满脸笑意踢着脚下的石子。

阳光河道大溪云岛,和在你耳边微微吹着凉气儿的掌风小妖。

有人等待,是一件如此幸福的事儿。

正因为我们眼里只剩下那个遗世独立的身影,这样的人生,才显得开始乏味与无趣。

我想收回望向你的目光,和倾注的灵魂。

灯火都已阑珊,还看你作甚。

笔瘾,片刻签约作者,酒店经理。新浪微博:@豫章府君

1.本文由杨琼博客整理发布,部分文章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权益,请联络博主,资源失效和内容勘误欢迎留言.

2.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:http://www.iyangqiong.com/diary/109.html

3.订阅更新:您可以通过 RSS订阅本站

【推荐!必备网址导航】http://longmiao.wang/

分享到:
顶部 评论 底部